您當前的位置 : 人文

沃洲山,那舊時明月

2021/04/13 09:06

來源:

  1983年7月底,剛剛畢業的我接到新昌縣教育局通知,讓我去新昌縣大市聚農中任教。那天輾轉到了大市聚,已是中午,在鎮上一家小吃店吃的中飯,熱情的店主得知我要去大市聚農中任教,打趣説我去水簾庵做小和尚。這個時候我才聽説新昌還有個水簾洞,當時電視正熱播《西遊記》,店家特別提醒可不是《西遊記》裏的那個。舊時水簾洞前有個小廟,鄉民們也就隨緣把小廟喚作水簾庵。

  上世紀50年代之前,水簾庵還是遠近鄉民的一個信仰場所,在這裏一起任過教的胡柏藩老師告訴我,他的奶奶早先還從二十里外的胡卜村趕來打佛七。廟裏的最後一個和尚,法號濟仁,精於鍼灸,土改時去了寧波勞改,在獄中教會了來自新昌大市聚姚卜丁村的獄友梁楨,後者出息成為遠近有名的中醫。梁楨醫師的女兒梁德妃承父業,也已成了非遺傳承人,這是後話。

  出家人被驅離之後,水簾庵成了二里地外一個叫外大坑的村落的用房,後來大殿又成了村裏的養豬場。村集體在水簾庵附近有一處茶山,看護茶山的村民相標也捎帶着照看寺產,於是大家都管他叫相標和尚——雖然他並不是真正的出家人。後來,上面號召把學校建到山區、海島,山旮旯裏也不甘落後,人們想起了這個遠離市井的地方,遂於1975年轟走牲口,掀翻大殿,建起校室,喚作大市聚五七中學。1979年,改叫大市聚農中,社會上念舊,叫水簾農中。

  我到水簾農中以後,在學校資料室看到過一部油印的《東岇志略》。在辦公室外還能看到零星的石構佛塔殘件,不知是否弘師塔的一部分。標誌性的水簾瀑布,因為巧英水庫渠道的攔截,水量大減。本書記載的觀瀑樓,雖已不復舊觀,我住在靠山的二層木樓上,日觀瀑,夜聽風,倒也很享受。馬蹄巖,已在平整校園時深埋在操場底下,據説就在學校廚房前面那一塊。禹餘糧石,當地人叫石饅頭,當時還隨處可見,近年我與研究生柯佳瑋一起去,好不容易在山坡上找到了一個,殘破的。豬肝石,我班上一位姓周的學生比試眼力,扔石塊把它打了下來,目前還能看到根部的一塊深紅。度師橋,大概在校門的位置吧,到1997年學校動遷,共迎來送往過二十屆學生和二十來個教師。鎖翠橋,多麼形象生動的名字,曾經玲瓏的石拱橋已不知去向,我也無緣得見,山嘴也被闢掉了一些,順勢安放了一座小石橋,據説原來的拱橋與山嘴拱衞的造型更像一把鎖鑰,把山谷緊緊地環抱着,藏風聚氣,以致水簾洞一帶形成了獨特的小氣候:外面的山風進不去,裏邊卻能形成小氣候,由於熱力作用,地面的氣流會往上湧,胡柏藩老師在一次值班時偶然發現,掛在洞口的瀑布好像有鈎子往上捲起簾子一樣往上方漂灑,引來幾個學生觀看,持續了大約半分鐘時間。當年朱熹有詩云:“一片水簾遮洞口,何人卷得上簾鈎。”不知道是否針對此類現象而發。洞頂的潛公台,轉過鎖翠橋就能望見。再往上,現在梨園一帶,曾經有兩家住户。民居後面叫小庵,是書中記載的追遁庵的遺址吧?已不可考了。後來在其舊址上建起了農中的牛棚,師生們在學農勞動時還掘到過一些舊時的建築殘件。至於書中記載的摘星庵,雖然登過幾回水簾尖,但都沒看到山頂上有建築遺蹟。俱往矣,目前水簾庵已不見地面建築,“一片長垂今與古,半山猶聽水兼風”,只有潛公台下的水簾,吟唱還在繼續,儘管音量與氣勢稍遜往日。

  在水簾庵工作一年以後,我奉調到長詔農中,不過人們照例不用上面給定的名稱,而管它叫香爐巖,因為校舍就建在一個叫香爐巖的山坡上,那上面的山頭,因為形似用於祭祀的香爐而得名。雖然從一個自行車騎不到的地方調到一個兩條腿走不到的地方,頗多不便,可是天天在北窗下欣賞對面天姥山的雲捲雲舒,心情大好。沒入水庫下面的這一片,曾經是新昌比較富庶的溪路村落,五代以後定居新昌的石氏家族依水而居,從北宋以來就成為浙東望族,其後嗣每以“石二芝麻官”矜誇。在水庫移民之前,溪東真君殿曾經是遠近數十里的市集和民俗活動中心,胡卜大旗、東莊大炮、西河花燈、後梁板凳、黃壇三川大旗……,都是其中的保留節目。我在家訪時,鄉民口中還流傳着“有囡不嫁山背等”“十里黃泥崗,廿歲小夥走黃胖”之類的民諺,反襯着溪路的便利與殷實。

  後來才知道,水庫最寬處的水底下就是中國古代文人所豔稱的沃洲,也是道教的一個福地,因為沃洲山在支遁養馬坡到目前水庫大壩處往西北拐了個彎,形成了狹窄的山口,擋住了寒冷的西北風;從上游天台山石橋迤邐而來的溪流滋潤着沃洲山、天姥山之間的谷地,沃洲因而氣候宜人,水土肥沃,溪流兩岸的成片良田特別適宜耕種。這個温潤秀美的地方引來過晉唐文人,或靜修,或放歌,如朱放“月在沃洲山上,人歸剡縣溪邊”,劉長卿“禪客無心杖錫還,沃洲深處草堂閒”,於是,在山川形勝外,沃洲也曾經是一方文化高地。

  高峽出平湖以後,同樣沒入水底的還有本書提到的題字巖、玉幾、石封門等景點以及桑園、焦坑、十字路、溪東、溪西等村落。海拔118米的放鶴峯,當地人稱金剛山,水位低時,還會偶爾露崢嶸。從金剛山往百果園的山嶺,就是支遁“買山而隱”的沃洲小嶺,這小嶺,後來被支遁的大名代替了,叫支遁嶺。支遁嶺的腳下,曾經有一座破落的寺院,它祖上曾經闊過,那就是白居易撰寫題記的沃洲山禪院。禪院後來改稱了真封寺,《嘉泰會稽志》八卷已雲“舊名真封寺,不知其始”。北宋治平年三年(1066)又改稱真覺寺,直到沉入水底,這個名稱一直未改。往南,山坡上有一座真君殿,在可以預見的將來,這是這一片庫區唯一能夠保留的老建築,這個所在據傳是石真人自己選定的,傳説中,那奇怪的紅石頭神奇地來到真覺寺,被寺僧用作頂門石,發現它有靈性後,村民們背它到蝴蝶山(今息坑村爐田禪寺一帶),希望幫着看護莊稼,然後靈石自己連夜跑到了這裏。今天看來,還真有先見之明啊。民國《新昌縣誌》卷五載:“沃洲山殿宇巍峨,神靈赫濯,秉香執燭者絡繹不絕,朔望愈盛,為新邑之冠。”我走訪過新昌7座真君殿,原似各有所供,如沃洲山真君殿,在萬曆《新昌縣誌》中叫石真人廟,其來源相傳與新昌石氏先人石奕朝有關;三坑真君殿,明朝天啓年間還叫五靈山廟……到了清初,這些真君殿似乎一齊新桃換舊符了,全供了抗金名將宗澤。這個現象頗疑與浙東抗清及文字獄有關,鼎革之際,各種不合作勢力曾一度活躍在浙東山區、海島,聞性道以及他這一部《東岇志略》又何嘗不是這個多聲部的其中一個音符呢?大局底定後,古廟供起了新神,在文字獄高壓下,這位矢志抗金的宗澤,可能是堅韌又不乏智慧的鄉民們所能找到的最合適的代言人了。民間這樣委婉深微的表達儘管未必會影響大局,但形成了獨立於主流的價值判斷與歷史敍事,甚至會形成小傳統與自組織,一個現成的例子是:我在新昌儒嶴鎮走訪時,驚奇地發現兩座裘君廟,一在橫板橋,一在滕公山,被供在神位上的是晚唐的裘甫,距水簾庵西南10餘里的寨嶺村,其地名就緣起於他的武裝曾經在這裏築寨抵抗官軍,《通鑑》稱它作“沃洲寨”。在正統史家筆下,這位率眾造反的裘甫自然是大逆不道的,但在民間,他可能是苛捐雜税、橫徵暴斂的受害者,那些在強權高壓下討日子的民眾不僅沒有以成敗論英雄,反而以這一類非主流反主流的方式表達他們的心聲,耐人尋味。

  “沃洲自古少人煙,到者無非避世賢”,這樣的非主流在新昌這個浙東山區小縣似乎並非孤例,我的以下采訪經歷或許有助於讀者瞭解這一方山水以及山水中的人文,我把它看成是“兩火一刀可以逃的”近代版。2019年正月初一,我去新昌、天台、寧海三縣交界的幾個村落走訪,為什麼選擇在這個特殊的時間,因為聽人介紹説那裏幾個村落在正月初一時全家聚在一起學説南京話,我想去看個究竟。現屬於天台縣的銀板坑村,全村姓餘,説是祖籍在安徽潛山,祖上到南京為官,幾代之後,有兄弟二人因故逃離南京,來到這一塊新昌的飛地,依賴租種南洲丁氏的山林種植玉米為生。相鄰的新昌張寶金村,全村姓汪,寧海蔣家坑村,全村姓儲,二者都靠租用南洲丁氏的山林燒炭為生,其來源及到此落腳的時間與銀板坑餘氏相同。三個村落抱團對外,在這大山深處落地生根,開枝散葉。我採訪的銀板坑村書記的父親是來新第七代,目前村裏已經有第十代傳人了。我問:“現在村裏最年長者是來這裏的第幾代?”村民告訴我説,“第四代在前年過世,去世時92歲”,如此看來,村民中謂洪楊之亂後祖上來到這裏的口傳大致不錯了。我問書記的父親,是否有正月初一全家聚在一起學説南京話的事,他説不需要學的,相鄰的三個村落都説南京話,代代相傳,就是新昌女孩子嫁過來,到了這個封閉的地方,自然也會説南京話的。一直到改革開放,村民們有去天台大同、甚至更遠的寧波種菜的,情況才發生變化。眼前幾位老年人跟我交談時,還時不時透出南京口音,因為我在南京做的博士後,所以聽着還收穫了一份親切。

  回到本書。從沃洲到水簾需要翻越一座山嶺,人稱黃狗大嶺,乍聽之下覺得好怪,待後來與沃洲小嶺的地名聯繫起來,發現一大一小,相對並提,小嶺與支遁相關,大嶺呢,大概與來此拜會竺道潛、支道林的王羲之有關,方言中王、黃不分,時過境遷,王公之義漸隱,於是訛成了黃狗。

  比起水簾庵、香爐巖等地面建築已經蕩然無存,沃洲、真覺寺、放鶴峯、題字巖等沒入水底,如黃狗大嶺這樣尚存蛛絲馬跡可供考查的古地名已是萬幸的了。面對滄桑變化,鄉人們小心地呵護着他們的記憶,當年建造環庫公路時,特意繞過了石夫人像,後來又在放鶴峯西南側上方的鵝鼻峯上營建了一個放鶴亭,把何梁浦村新建的傍山寺改名為沃洲山禪院,把使用了幾百年的“大市聚”鎮名改稱作“沃洲”——儘管有點不倫……誠然,這20華里水路,7000畝水域下面,有着悠長悠長的歷史,又沉澱着多少家族與個人珍貴的記憶,有幸承蒙這一片靈山秀水的眷顧,我們希望通過整理《東岇志略》,為這一方山水和山水中的人們留下點滴記憶,是為記。

  在本書點校整理過程中,我們先後得到章月中、葉鍾、唐樟榮、胡柏藩、石玉江、徐金超等先生的大力支持,特此致敬、致謝。我尊敬的陳百剛老師特地來信,告訴我“沃洲山水風光及文化沉積為新昌贏得多少名聲,歷代文人也多為沃洲山水歌吟”,“它滋潤過你年輕的生命”,囑我善成其事,殷殷之情,至感。其中肯定還存在許多問題,敬請讀者諸君批評指正。

作者:zcy編輯:張春毅

版權申明

凡遞四方發佈的稿件,均為新昌縣融媒體中心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註明來源為"遞四方"。聯繫電話:0575-86032180
  • 我愛新昌APP

    我愛新昌APP

  • 我愛新昌微信公眾號

    我愛新昌微信

  • FM884天姥之聲

    FM884天姥之聲

  • 新昌少年派

    新昌少年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