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人文

挖掘歷史積澱 順應時代發展

2021/08/02 08:42

來源:

  積澱深厚,新昌在佛教中國化進程中地位重要

  新昌古稱“剡東”,佛教歷史悠久,文化積澱深厚,在佛教中國化進程中地位舉足輕重。

  1.“六家六宗”創立者星聚新昌。據《高僧傳》《世説新語》《弘明集》《出三藏記集》等歷史文獻記載,西晉太康十年(289),佛教傳入新昌。般若學“六家七宗”中,除道安法師的“本無宗”外,其餘“六家六宗”的創立者,包括“本無異宗”竺道潛法師(公元308年入新昌東岇山建東岇寺,在新昌生活30餘年並圓寂於此)、“即色宗”支遁法師(公元345年到新昌建小嶺寺,後建棲光寺,圓寂葬於石城山)、“識含宗”於法開法師(弘法於新昌石城山元化寺)、“幻化宗”竺道壹法師(曾長期在新昌東岇寺、隱嶽寺、元化寺、棲光寺講經)、“心無宗”竺法藴法師(竺道潛法師門下高足,隱居於新昌東岇山)、“緣會宗”於道邃法師(弘法於新昌石城山元化寺),他們在新昌建寺安僧、講經解義、習禪辦道,成一時之風。他們切磋般若義理,運用“格義”、援引老莊,以本土文化闡解佛經,使得佛教義理與中國傳統文化相融合,逐步形成了中國化的佛教。“六家六宗”創立者的成就,對後期漢語系佛教宗派——天台宗、三論宗、華嚴宗的形成有着重要影響。當時的新昌,不僅是佛學的交流中心,更是異域文明本地化、漢語化,佛教經義普及化的重要平台,是印度佛教義學登陸華夏的重要口岸,是佛教中國化的重要發祥地之一。

  2.新昌大佛寺和“江南第一大佛”。新昌大佛寺是全國漢族地區142座重點寺院之一,全國文物保護單位,寺內的石彌勒像被譽為“江南第一大佛”。中國人民大學方立天教授曾這樣概括新昌大佛寺的歷史地位和重要影響:大佛寺是有1600多年曆史的佛教名剎,東晉般若學“六家七宗”的主要弘揚地,中國最早的彌勒道場之一,是天台宗、律宗祖庭,禪宗重地。

  東晉永和初年(345),高僧曇光法師創建新昌大佛寺前身——隱嶽寺。齊永明四年(486),僧護法師遊隱嶽,誓鑿百尺彌勒像,逾年成面部雛形,建寺號“石城”。齊永元二年(500),僧淑法師繼之,因戰亂頻繁、資金無着,未獲成遂。梁天監十二年(513),梁武帝“敕遣僧祐律師專任像事”,僧祐律師當時譽滿朝野、門徒逾萬,在他的直接指揮下,工程浩大、造像精湛、耗資甚巨的石彌勒像於公元516年竣工,南朝著名文學家劉勰在《梁建安王造剡山石城寺石像碑》中稱其為“不世之寶,無等之業”“命世之壯觀,曠代之鴻作”。

  陳太建七年(575),高僧智顗法師即智者大師在石城山“吊道林之拱木,慶曇光之石龕”,於石城寺石彌勒大佛前初發創立天台宗之宏願,然後上天台山創立天台宗。隋開皇十七年(597),圓寂於大佛寺彌勒大佛前。

  3.“三大僧團”“沃洲勝會”影響深遠。魏晉南北朝時期,剡地“兩火一刀可以逃”,成為中原士族躲避戰亂、隱逸遁世的偏安之地,大批高僧紛紛入剡。據《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記載及歷史遺存考證,當時在剡東形成了以竺道潛法師為首的岇山僧團、以支遁法師為首的沃洲僧團、以於法蘭法師為首的石城山元化寺僧團。這些僧團悉心鑽研佛教義理,對後世影響深遠。劉勰的碑文“慧教煥以景燭,般若熾於香城”,就是石城開山後迅速成為般若學弘法要地的歷史憑證。

  據《高僧傳》及白居易《沃洲山禪院記》,六朝時期剡東為高士高僧薈聚之地,有十八高士、十八高僧聚集於此,形成頗具影響的“沃洲勝會”。據《重修浙江通志稿》記載,將佛法傳入浙江的開山祖師竺道潛、支遁、於法蘭、於法開、曇光、竺曇猷等六法師,幾乎同時相聚剡東立寺行道,在佛教中國化歷史上有重大建樹和崇高地位,其中竺道潛、支遁、曇光等法師圓寂於剡東,其墓塔是重要的佛教聖蹟,也是佛教中國化發祥地的重要印記。

  挖掘研討,新昌持續開展佛教中國化課題研究

  為進一步釐清佛教中國化的歷史脈絡,探究佛教智慧與中華文明“和合共榮”的核心內涵,新昌縣委縣政府多次把“深入挖掘佛教文化”寫入縣委全會報告和《政府工作報告》,安排專項資金,組建“佛教中國化發祥地”課題組,縣委統戰部部長和分管副縣長牽頭,與國內外知名專家學者、高僧大德一道,把脈考證新昌在佛教中國化進程中的歷史地位和重要貢獻。

  從2011年中國人民大學宗教學教學實習基地落户新昌大佛寺,到2012年大佛寺佛教文化研究會成立;從新昌大佛寺佛教文化發展交流會,到中國(新昌)大佛文化節;從新昌大佛成像1500週年紀念活動,到第六、第八屆中日佛學會議……新昌堅持每年舉辦一場相關活動,由縣委、縣政府主要領導親自協調參加,持續推進佛教中國化的研究和實踐,支持大佛寺編纂出版《支遁評傳》《東晉般若學“六家七宗”綜論》《大佛寺高僧》等相關學術書籍。

  特別是2017年“新昌——佛教中國化發祥地”課題組成立後,釋正涵、徐躍龍、吳錫培、唐樟榮、唐佳文等課題組成員查閲歷史典籍,開展遺存考證,梳理兩晉高僧在新昌的活動軌跡和學術成果。中國人民大學張風雷教授、北京大學王邦維教授和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純一法師多次蒞臨新昌,共同探討新昌在佛教中國化歷史進程中擔當的角色以及中國佛教在社會、文化層面的貢獻和當代意義,明確新昌在佛教中國化中的地位與新時代使命。

  順應時代,新昌堅持佛教中國化取得積極成效

  新昌作為佛教中國化的重要發祥地之一,主動順應時代發展要求,挖掘闡釋佛教教義教規中有利於社會和諧、時代進步、健康文明的內容,弘揚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相契合的內容,做到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與新時代同頻共振,助力助推經濟發展、社會和諧。

  1.傳承文化正能量。魏晉南北朝時期,新昌有十八高僧、十八高士雲集沃洲之盛況,新昌大佛成像凝聚了僧護、僧淑、僧祐三位高僧的心血,唐代詩人因仰慕東晉名士高風紛至沓來,形成唐詩之路、宋代理學昌盛的文化奇觀,為新昌帶來了積澱深厚的文化底藴。在獨特地域文化的薰陶下,新昌人以鍥而不捨的奮鬥精神、苦幹實幹的務實精神、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提煉出了“崇文守正、務實創新”的新時代新昌精神。獨特的精神價值與共同追求,為新昌經濟社會發展凝聚起了強大精神動力。當代的新昌人正牢記宗旨、堅守初心、久久為功,一張藍圖繪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幹,為浙江建設“重要窗口”助力添彩。

  2.助推經濟新發展。兩晉時期,開創佛教般若學研究與信仰的高僧與當時的名士文人會聚新昌,新昌成為當時的佛教信仰中心,為後來佛教與唐詩的結合打下基礎,造就了浙東唐詩之路,成就了文化名山天姥山。作為浙東唐詩之路精華地的新昌,深入挖掘佛教文化和唐詩文化內涵,打造佛教、唐詩、茶道等文化名片。同時做好佛教與茶結合的文章,每年舉行春茶禮佛儀式,推動“禪”“茶”緊密結合,助推新昌鄉村振興。

  3.助力治理現代化。新昌宗教界人士自覺遵循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按照“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詣、品德上能服眾、關鍵時起作用”的標準,愛國愛教、正信正行,在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偉大進程中扛起責任、擔當有為。新昌大佛寺成為首屆全國創建和諧寺觀教堂先進集體、浙江省省級宗教普法示範點,在社會治理上發揮了積極作用。在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新昌宗教界堅決服從國家疫情防控工作大局,嚴格執行“雙暫停”措施,主動做好信徒的引導、解釋、教育等工作,還積極開展捐資助困行動,得到了社會的廣泛好評。(新昌縣委統戰部)

作者:zcy編輯:徐文英

版權申明

凡遞四方發佈的稿件,均為新昌縣融媒體中心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註明來源為"遞四方"。聯繫電話:0575-86032180
  • 我愛新昌APP

    我愛新昌APP

  • 我愛新昌微信公眾號

    我愛新昌微信

  • FM884天姥之聲

    FM884天姥之聲

  • 新昌少年派

    新昌少年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