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人文

翰墨清芬 ——我所認識的婁世棠先生

2021/08/13 12:18

來源:

  婁世棠,我縣小將鎮人,1926年出生,1952年畢業於浙江美術學院,中國畫大師潘天壽的親授弟子,系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我國當代著名的花鳥畫家。其花鳥作品生動傳神,在中國繪畫史上起到了不可忽視的推動作用。

  筆者與婁老相識30多年,曾同遊新昌景區,有幸拜讀先生作品,他雖久居北京,卻常有書信往來。先生熱愛家鄉、淡於名利、孜孜不倦追求藝術的胸懷,給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如今先生已年高96歲,特記下一些文字,以表達我的仰慕之情。

  從青山碧水間走出的藝術家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婁世棠先生出生於我縣小將鎮朱部村的下朱部自然村一户農家,家鄉的奇山秀水孕育了他的繪畫才能,結下了一顆早熟的藝術種子。婁老的哥哥曾跟我説起:“世棠5歲時,就被沃洲山真君殿的白馬、紅馬、迎神賽會的壁刻所激動,學着在紙上畫來畫去。世棠的啓蒙老師是村裏一位放牛娃,他常用木炭在白牆上畫了些雞、狗、兔等小動物,畫得很像,小世棠很好奇,也照着他的畫模仿起來。8歲時,小世棠就對“芥子畫譜”愛不釋手,時時學着臨摹。11歲時,他站在高凳上,在家裏的後牆面作畫,學寫岳飛的“還我河山……”記得20多年前,我走訪婁老故居時,見後牆上用淡墨書寫的“還我河山”四個大字仍依稀可辨,還隱約可見小世棠塗鴉的兩頭小獅子憨態可掬。

  讀中學時,婁世棠遇到了有豐富教學經驗、有較高藝術造詣的美術老師——柴耐道先生,自從跟他學習後,世棠的素描和國畫突飛猛進,學業嶄露頭角。

  中學畢業後,婁世棠便以第二名的成績考入浙江美術學院(當時的國立藝專),學習期間成績優異,課堂作業連環畫獲得華東地區一等獎,以後又有連環畫、水彩畫獲得北京市優秀獎。當他成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時,才到而立之年。

  學業完成後,婁世棠先生一直從事幻燈片、連環畫創作,潛心追求藝術,以畫花鳥蟲草見長,成為我國當代著名的花鳥畫家。他多次在加拿大多倫多、美國舊金山、中國台北等地舉辦個展,作品被多家美術館、博物館收藏。並有《趙百萬》《小豆兒》《婁世棠畫選》《婁世棠畫集》等畫冊出版發行。

  自然天趣的畫風

  婁老温文儒雅、和藹可親。當他談起花鳥畫大師潘天壽的教誨時更充滿了深情。他説:“當年,我的老師潘院長曾指點於我:你的畫比較清秀,可以根據自己的秉賦、性格去發展,他還啓發我要加強多方面的藝術修養,要在‘似’的基礎上求‘不似’,就是要傳神……”潘天壽的親傳口授,影響了婁世棠一生的畫風。

  先生少年時代從青山碧水的剡中故里走出來,古稀之年又迴歸自然環抱之中,他晚年生活在北京郊區蓬萊苑,這裏地處燕山之陽,温榆河畔,花繁林密,園林與野趣相融,也是鳥類、昆蟲等小動物生活棲息的樂園。他終日與自然密切接觸,與花木為鄰,與蟲鳥為伴,給了他取之不盡的創作源泉。

  筆者不懂畫,卻愛看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婁世棠畫集》,翻過一張張畫頁,足可見到四季景色的陰晴冷暖,禽鳥蟲魚的飛鳴遊嬉,鳥中有花,花中有鳥,花也有情,鳥也多情,花和鳥都是活生生的,好美,好可愛!

  看畫集中的“寒雀”,令人感動不已:風雪壓彎了的竹子上,兩隻小鳥相親相愛地依偎在一起,人鳥同心,讓我們在寒氣中感到了濃濃的暖意。

  《金雞報曉》畫面上的雞、石、竹、花,無不透着靈氣,都是活生生的,雞很美,但不作引頸長鳴,那樣太露。而在一個“雄”字和“健”字上立意,表現一種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巍然屹立雄視一方,這樣較為含蓄,讓人遐思不已。

  畫集中“狗兒”的畫面十分風趣,雪裏紅梅下,一隻温馴的黑狗在覓食,栩栩如生、可親可愛,那狗兒的尾巴畫得很大。民間傳説,人吃的稻穀是狗從天上取來的,故而有“狗尾巴大稻穗”的説法,婁先生的畫正含這寓意吧。

  《白雲深處有人家》是一幅山水畫,盡幅雖小,但卻是花費了婁老半個月心血的得意之作,畫面幽雅,青山環抱中的山村,小橋流水,草木葱蘢,雁飛鵝戲,空氣是那麼清新,環境是那麼寧靜。

  賞讀這一幅幅畫作,不難感受到秉承婁老一生的畫風——翰墨清芬、天趣自然;從中也可以體味到先生淡泊名利,孜孜不倦致力於藝術追求的博大胸懷。

  老畫家的故土情結

  婁世棠長期工作在京城,卻時時牽掛着山城,1996年金秋,婁老回鄉了。他穿着很舊的灰色茄克衫、直筒褲,一雙適合跋山涉水的球鞋,地道的老農裝束。10月19日上午,筆者隨婁老夫婦乘龍船遊沃洲湖,婁老興味極濃,他一路讚歎不已:“11年未回老家了,家鄉的變化真是太大了,過去工作太忙,來去匆匆,也沒有機會好好地、細細地看看家鄉。家鄉的風光實在太美了,大佛寺去過多次,昨天去爬穿巖,覺得那裏不是雁蕩勝似雁蕩。你看,這沃洲湖的景緻更好,色彩奇麗,遠山濛濛、近水清清。難怪古代有那麼多文人墨客接踵而至,看中這塊寶地……”婁老十分謙和,不讓人多為他拍照,拍合照時,他總往旁邊站。但在沃洲山真君殿嶺下,他卻要求為他單獨留個影。婁老説:“站在這裏,俯看沃洲湖,仰望李白夢遊的天姥山,氣勢果然不凡。”

  道別婁老時,他告訴筆者:“我在這裏也不能住得太久,北京還有個小孩子需要照看。不過,這次回鄉,看到不少東西,積累許多素材,我會抓緊時間畫出來的,畫畫家鄉的山水,畫畫家鄉的風情……”

  婁老回北京不久,就創作了一幅《謝靈運詩意圖》,此畫借謝靈運“螟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高高入雲霓,還期那可尋”這首詩的意境,畫面用燈火、炊煙、歸鳥、小舟、山巒、夕照等景物加以渲染,構圖舒適、錯落有致,生動地展現了剡中山水的神韻。

  2003年12月的猴年前夕,婁世棠先生又從北京寄來一畫:《李白詩意》,寄託了他對故鄉山水的情懷,也是他對新昌旅遊的新年祝福。觀看畫面,意趣無窮,兩隻靈氣十足的小猴爬在懸乎乎的巖頭上,周圍以山石、清泉、黃葉、山果為襯托,至於具體地點,似在天姥雲煙間,似在沃洲湖畔,憑觀者穿越時空去想象。這幅猴畫的創作,來源於他的生活積澱。婁世棠少年時曾去長詔姑母家,一條路通過沃洲南面半山腰,鳥瞰沃洲桑園,只見炊煙裊裊,雞犬可聞。他在親友家作客幾天,曾坐竹筏暢遊於剡溪。兒時留下的深刻印象,自然而然在他畫筆下流露出來。另外,李白的詩句:“謝公宿處今尚在,綠水盪漾清猿啼”,“雲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煙”等等,更給了婁老想象的空間,説明古代的剡溪山水間也多猴子,使他更好地把握江南山川的特點,創造了一種氤氲的氛圍。

  2014年5月19日,婁老寄贈新昌博物館《落霞歸鶩圖》等兩幅作品,並在信中寫道“這兩件是我近幾年來有代表性,並帶有鄉思的作品,是‘鄉愁的精神歸宿’,藝術是無止境的,而生命是有限的,區區之心,既是向家鄉父老彙報,也表達我對故鄉的眷戀和嚮往之情……”

  近年來,新昌博物館曾幾度舉辦《美術大展》,婁世棠先生不顧年邁,特地畫了《高瞻遠囑》《天姥野趣》等大型作品展示在鄉人面前,使觀眾深深感受到大師畫作的無窮魅力。

作者:zcy編輯:張春毅

版權申明

凡遞四方發佈的稿件,均為新昌縣融媒體中心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註明來源為"遞四方"。聯繫電話:0575-86032180
  • 我愛新昌APP

    我愛新昌APP

  • 我愛新昌微信公眾號

    我愛新昌微信

  • FM884天姥之聲

    FM884天姥之聲

  • 新昌少年派

    新昌少年派